·野三坡自助烧烤88元/人  
·常年诚聘专职计调/导游  
·野三坡2019年门票价格  
·野三坡包桌菜单  
·十渡门票价格一览表  
您的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
旅游攻略
怪才“王大吹”
此文摘自1995年出版的《世外桃源野三坡》
记全国旅游劳动模范王宝义
怪才“王大吹”
他是个怪才怪的有些鬼气,怪的常人难以忍受。谁知道呢?天生我材必有用,怪才自由怪才的用处。许多时候,许多方面,缺了怪才还真不行。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,没有怪才,这世界是否也太平板了呢?
怪才也是“才”,难道非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才算得上“才”不成?
“王大吹”
听说过“王大吹”吗?这里说的“王大吹”是河北省涞水县旅游局局长,野三坡风景名胜区管理处主任、县旅游总公司经理王宝义。问到他本人,他会风趣的对你说:“国内旅游有南北两个‘王大吹’南方黄山有个‘王大吹’北方的‘王大吹’我当仁不让。南方的‘王大吹’资历深,人称‘六段’;我是新进,只算‘四段’。旅游专家们说我也够上‘六段了’,准备来场南边大对话,我已经打了腹稿,第一句话就是:《工人日报》苗兴石游览野三坡时:‘早知有此地,何必去黄山’!一家伙就把南方的‘王大吹’吹倒了。”看来,到时候这将是一场新闻界关注的打擂战呢。
王宝义的雅号多极了。除了‘王大吹’,光是报刊杂志上的也够装一大车:“打开山门的阿里巴巴”、“新闻背后的新闻人物”、“捕捉金鸽子的人”,等等,本别见于《河北日报》、《保定日报》、《旅游时代》、《石家庄晚报》。期中报告文学《王大吹“导游”》因事迹感人被评为佳作,作品和被写的改革这还同时获了奖呢。
这北方的“王大吹”生得一副精瘦身材,面目清癯,卧蚕眉,右耳后还有一颗扁痘痘,人说那是智慧豆,满脸清晰光滑的纹路,记者们美称那像“灯芯绒”,王宝义说了:“不,那是五线谱,还有点儿旋律呢!”您看这是一幅南方人的形象。命相家云:凡人脱却本土气概者必发。所以南人北相,北人南相,必为贵格。可“王大吹”不承认自己有贵格。也是,他贵在哪里呢?官不到“八品”,整天价是个名副其实的“磕头”局长,只不过年轻时见过毛主席。听同龄人说,年轻时他是个挺帅的小伙呢。
年轻时他干过什么?用它自己的话说,“年轻时已经开始‘吹’了”。前半生“吹”出个“涞水电影三姐妹”,“吹”成了幻灯改进新技术,轰动电影界,跑遍全中国,受到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和夏衍的接见。至今那幸福时刻的合影还完好无损的珍藏着。后来赶上了文化大革命,挨过斗,成了黑帮。而后又在剧团搞灯光布景。后来,落实政策恢复了电影公司经理职务;下半生他又“吹”成了一个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“野三坡”。他说他一辈子的文化艺术。文艺界有史以来都是时代的先锋、社会前进的推动力,嗅觉最灵敏。
生在平原,身为国家干部,怎么竟到深山沟里搞起旅游来?怎会对大山那样有感情?
年轻时的王宝义背着电影机子走村串乡放电影,踏遍了涞水县的山山水水。1955年的一天,他们电影队来到野三坡的一个山村,一群裸露着破棉絮的土孩子先是打楞,随后欢呼起来:“穿新衣服的来喽!穿新衣服的来喽!”呼啦一下都跑回家去,拉大人们出来围看。晚上银幕上出现了下雨的镜头,正看得入神的庄稼汉们纷纷往家跑开了:“下雨喽,快回家那草帽、拿雨伞喽!”电影一散,朴实的山民们呼啦一下把他们围得水泄不通,七嘴八舌:“啧啧,你们咋这能耐呦,又当男的,又当女的又演老又演小的,比那狐狸大仙还会变哩!”这就是旧时三坡的真实写照。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歌谣:
野三坡野三坡
山高坡陡石头多
那年石头能换钱
三坡变成金银窝
1985年,当了县文化局副局长的王宝义回到阔别多年的野三坡,考察山区资源。沐浴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,在他眼里,野三坡的美奇迹般的呈现出来:山水之美、民丰之纯、风俗之奇全变成了旅游之宝。旅游是无烟工业,投资少,见效快,收益大。看来,山区人民祖祖辈辈沉压心底的呼喊将在80年代变成现实,石头将能换钱,三坡将要变成金银窝的时候到了。他打定了主意,要通过旅游为山区人民开拓一条脱贫致富之路。
回到县城,他请示县委、县政府组成一个旅游资源考察小组,打条子在文化局借了130元钱作为活动资金,也是完成考察工作的全部经费。“没有梧桐树,难引凤凰来”,资源是旅游的基础。野三坡总面积520平方公里,层峦叠嶂,荒山野岭,正值三伏时节,烈日当头,每天跋山涉水,徒步几十里,衣服又湿又黏,散发着汗酸,结一层白碱。心躁的像在蒸笼里蒸着一般。就这样他们踏遍野三坡的山山水水,不放过每一处有观赏价值的景点。一天,他们来到大龙门村,当地人说对面大炮山上有古战场遗址,引起王宝义的好奇心。村民们连连摆手:“使不得,使不得,那山刀削似的,山羊都上不去。”王宝义犯难了。可他还是狠了狠心:“上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年轻人留下,你们以后路还长,我和老朱上,村长带路。”
刚上“鬼见愁”,路过西风口,王宝义的帽子忽地飞走了,山鹰惊奇地在他们头上盘旋,把他们当成“来犯之敌”,表现的很不友好,随时都有俯冲下来抓挠他们的危险。到了山顶,王宝义喜笑颜开,他们发现了许多古代戍边将士的遗物。俗话说“上山容易下山难”,回头一看,脚下是万丈深渊、村长张志印在头里探道掩护,王宝义手攥金棵,一步一步向下溜,“嘎叭”一声,荆条折了,张志印一把抱住了他。王宝义时常回忆说:“那次差点儿见了阎王,大龙门村长救了我一条老命。”张志印是“王大吹”的救命恩人,在当地传为佳话。考察告一段落,王宝义写了《太行深邃睡美人》一文到处散发、传阅、游说。书记、县长、各科局的办公室里,老乡的农家炕头上,他不厌其烦的讲野三坡的开发价值,讲野三坡的宏伟远景,讲毛驴、马车将来能挣钱,讲将有成千上万的城里人来旅游的景况,描绘着未来的旅游专业村…….讲了一年多,荒山野岭依然沉寂着,人们不耐烦了,送他“王大吹”“精神病”“穷折腾”的绰号。在听他讲时,仁和者一笑了之,不够宽仁的,免不了话中带刺,足够人面红耳赤的。一时间,王宝义成了干部群众的焦点,压力大的简直让人抬不起头来。县委书记刘俊生来了,拍着王宝义的肩膀说:“老伙计,世界上没有救世主,道路是人走出来的”。李瑞昌县长来为他打气:“发展旅游业是山区脱贫致富的一件宝,再也不能捧着金饭碗要饭吃”县委、政府为统一思想认识,曾前后召开7次常委会议研究讨论开发野三坡旅游资源。
“王大吹”没有被压垮,他照样一如既往的吹。给每个景点命了名,编写传说,越吹越熟,“吹”成了顺口溜:“面对荒山野岭,我们观其形,命以名;编其说,注以灵;死景变活景,游客兴致浓。”
王宝义不再满足于“吹”,还开始动真格的,他在当地招兵买马,招考农村青年15名,在下庄村租了两间民房安顿下来。白天和泥脱坯子烧窑,晚上学习。王宝义由于北京一家公司挂了钩,签了合同,便动工建起度假村来。不料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公司半路毁约,翻脸就“拜拜”了,使得王宝义债台高筑。腊月里,讨债人拎镐扛锹蜂拥而来,堵住了门口。
“王大吹,你给不给钱,不给就搂房了!”
“王大骗子,用了劳力不给钱,白坑了俺们了?俺一家等钱过年吃饺子呢!”
满腹郁结惆怅,充满失落感的王宝义躲在寒窑里,外面刮着红毛野风,冷气顺着库管、袖筒一股股的往上钻,眼泪忍不住扑簌簌掉落下来。怪谁呢?乡亲们一个汗珠掉八瓣儿,揣着凉饼子来施工,肩膀磨出了血,手上老茧一层又一层,为的是挣几元零花钱。半年过去了,一个子儿也不见,能怪他们吗?他赶紧把乡亲们请进屋,满脸赔笑,端水递烟,连连道歉:“只要我王宝义糊不了花圈,我砸锅卖铁也还老哥的钱,请大家往长远看,容我个时间。”
“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”,旅游公司薄薄的家底儿穷掉了。也在腊月的一个晚上,清理库房,白水煮糊糊一人一碗,算是会餐,明天就要“放假”了,王宝义心如刀绞,职工们辛辛苦苦干了半年,一分钱没拿到手,他对不起这些孩子们哪:“咱们不是吹灯抄摊子,是放假,明天可先各奔各家,待形势稍有好转,就接大家回来。”呜呜的哭声先从姑娘堆里传出来,小伙子们也受了传染,泪子湿了眼眶。
孩子们走了。王宝义暗暗给自己定了三步曲:“宣传上帝,感动上帝,争取上帝”眼下的“上帝”就是领导、就是群众。他四处奔走、游说,向“上帝”宣传;百折不挠、妙语连珠,练就厚脸皮感动“上帝”;多方请示、汇报、争取“上帝”的赞助扶持。还请专家来论证,专家的话最有说服力。他成功了,散伙的青年又被招回来。
当国务院副秘书长王书明、国家旅游局常务副局长何光伟来野三坡视察工作时,问他是如何渡过难关的,王宝义用了两副对联作为回答。
第一幅:
上联:拆东南垒西北越拆窟窿越大
下联:借新账还旧账越借欠债越多
横批:憋死我也
第二幅
上联:赛霸王之勇催马拧枪前来讨债
下联:施孔明之计死皮赖脸永不还钱
横批:真得动刀
王书明秘书长听了王宝义的“吹”,深表同情,并建议将“憋死我也”改为“八方支援”或“上帝保佑”。12月,国家旅游局解决救急性拨款20万元。王宝义感激万分,谢天谢地,总算过了一个安定年。
“王大吹”出名了。许多地区请他做报告、当顾问。黄河游览区、南开大学、涞源县;承德、邯郸、邢台、石家庄、沧州、房山等旅游局前来野三坡参观、取经,请“王大吹”介绍“吹”的诀窍。他谦虚的说:“那有什么诀窍,不过是干事业得有点儿精神。第一是不怕牺牲的精神;第二是以苦为荣的精神;第三是开拓创新的精神;第四是锲而不舍的精神;第五是忍辱负重的精神。”
你看,他这不是又吹起来了!
<<返回列表
Copyright ©  2020  野三坡旅行社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冀ICP备07021675号-1     技术支持:三金网络
地址:保定市涞水县三坡镇野三坡大街     电话:0312-4568610     手机:13582056355     传真:0312-4568310